32.3 C
Taipei
星期日, 10 月 2, 2022

鳥語獸躍 以田調影像揭示展演動物困境 – 生命力新聞

【記者鄧孟泫、王慧婷/新北市報導】鳥語獸躍AnimalSkies於二O一九年成立,創辦人林婷憶走訪全台各動物展演場所,檢視飼養環境與方式,觀察到飼養環境狹小、餵養食物不當、讓動物進行不符合習性的動物表演,以及動物出現像是長時間重複來回踱步以排解壓力的刻板行為等問題,林婷憶除了公開田野調查影像,也向展演業者反映並進行檢舉。創立兩年,發起、參與清境農場綿羊秀連署、Xpark水族館抗議、反對頑皮世界引進十八隻長頸鹿等倡議行動,讓展演動物議題逐漸進入大眾視野。

動物展演改革困境。製圖/鄧孟泫從未養過貓狗 卻一頭栽進動保世界

「鳥語獸躍」創辦人林婷憶過去就讀政大新聞系,從來沒有接觸過動物的她,因為閱讀了林元輝老師寫的報導文學作品〈黑熊悲血滿霜天〉,而開啟了她的動物保護之路。〈黑熊悲血滿霜天〉描述了一對生活在拉拉山上的黑熊母女,因為人類貪婪地開墾侵犯棲息地,而慘死在山林裡的故事。文中「在台灣,過去那種鳥語獸躍、蜂翔碟飛的場景,已逐漸成為過去。」這句話讓林婷憶深有感觸,一直記在心裡,也用這句話為她創辦的平台命名。她希望有一天,人類能停止因為利益而加諸在動物身上的種種不人道和剝削。

大學後期和就讀台大新聞所期間,林婷憶開始擔任貓狗志工。和流浪貓狗的接觸讓她看到了動物的情感,發現原來動物們有自己的思想和需求、有牠們的喜怒哀樂。即便後來進入新聞業界當記者,她也始終懷抱著對流浪貓狗的關懷。但她發現,她所在的主流媒體很少會去報導動物相關的議題,那些殘忍的、不討喜的真相很難被看到。因此,她決定要利用自身新聞背景,以獨立記者的身分、調查報導的方式,把所學專業投入到動保議題的推廣中。

她到動物展演場所的第一現場做田野調查,觀察是否有動物受傷、業者飼養不符合標準等問題,再撰文、製作影片發布到「鳥語獸躍」平台。不只是找出業者飼養動物的問題,林婷憶還會幫助提出滿足動物生活習性的環境和飼養照顧上的建議,督促業者改善。

二O二O年五月,「鳥語獸躍」公開高雄天空之城農場的田調影片,揭露該農場利用動物盈利,卻沒有好好保護牠們。天空之城的「可愛動物區」開放遊客與動物互動,卻沒有工作人員看管,任由遊客揉捏、踩踏、追逐。園區為了方便清潔,讓兔子長期受到腳下金屬鐵網的摩擦壓迫,嚴重時甚至會引發褥瘡症狀。

公布影像得到民眾聲援後,高雄動保處主動聯繫並召開輔導會議。「鳥語獸躍」提出問題,後由專家提供天空之城農場建議,要求委派人員監督遊客與動物互動,改善兔子區生鏽籠子、鐵網且進行兔子絕育,鸚鵡籠舍加裝抽風機、棲架等。目前,天空之城已歇業,停止動物展演。

隔著玻璃窗,眾人圍觀展演動物,爭相拍照。 圖片提供/沈怡帆眼前的動物不是你想像的樣子

和林婷憶不同,動物權攝影師沈怡帆從小就是非常喜歡動物的人。國小時的沈怡帆就會自己從新莊搭指南客運到木柵動物園看動物,當兵之前也曾報名動物園志工活動。正因為自己曾經如此喜歡,他坦言對動物園的展演議題感到很矛盾。

退伍後,沈怡帆從事動物收容所和動保團體的相關工作。他開始接觸動保議題,了解到展演場所和展演動物的內幕,和那些他小時候不知道的真相。曾經有一個馬戲團,歇業後業者就走了,對動物不管不顧,就留在臺北市,等著政府去接受處理。遊客開心地看動物的雜技表演,卻完全不知道動物是在單調、狹小的惡劣環境中被圈養;不會去想到動物生病時是否能得到良好的醫療照顧、業者歇業後是否有妥善的善後和安置動物。「我想讓更多人知道,你眼前的動物不是你想像中的樣子。」他說,「我以前會很喜歡看動物是因為沒人跟我講,我會希望把我看到的東西讓更多人知道。」他以紀實攝影紀錄動物,曾拍攝樂生療養院拆遷後的動物、都市街貓,參與關懷生命協會《讓牠活下去:流浪狗絶育回置TNR專輯》河濱浪犬拍攝,目前與「鳥語獸躍」合作,負責田野調查的影像拍攝。

親臨現場 田野調查為動物發聲

林婷憶相信眼見為憑,她認為應該要實地考察,到第一現場去觀察動物展演場所的問題,以第一手拍攝的影像和照片作為證據,才更讓民眾相信。

她一般會選擇動物種類較多的展演場所進行田野調查,因為照顧多種動物很不容易,通常會有較多飼養問題需要改善。田野調查前需要做好充足的功課,依據展演場所飼養的動物去搜尋該動物生活習性、正常生長需要的環境,到現場觀察時才比較容易發現問題,拍攝時更好用角度強調。

林婷憶說起一家動物主題餐廳,飼養方法罔顧動物身心健康,完全不符合動物需求。吃蔬果的素食豪豬竟被業者餵食貓狗的飼料;浣熊被關在狹小的鐵籠裡、用滾珠瓶喝水,而野生浣熊需要充足的水源直接飲水、將手浸泡在水中,保持雙手濕潤。林婷憶無奈表示,儘管多次檢舉,該餐廳都未曾受罰。主管機關人力不足、不夠積極監督,也是問題難以被徹底解決的原因之一。

「鳥語獸躍」能做的就是利用輿論讓業者、公部門願意重視動物面臨的困境。二O二O年十月的一次田調中,林婷憶發現土撥鼠的飼養環境非常不良,業者把土撥鼠圈養在水箱裡,不但沒有適當墊料和應有的遮蔽空間、甚至還用五光十色的燈光照射土撥鼠,供民眾拍照打卡。經過「鳥語獸躍」在社群平台的揭發和公開影像,業者取消活體土撥鼠展演,改用土撥鼠玩偶作為展示。

經「鳥語獸躍」田調披露,某展演場所取消「玻璃櫃展演活體土撥鼠」。(左圖為長時間受燈光照射的活體土撥鼠,右圖為土撥鼠玩偶。) 圖片提供/左圖:鳥語獸躍;右圖:沈怡帆舉行線上記者會 嘗試大型動物倡議行動

除了平時至各展演場所進行田調,鳥語獸躍也嘗試了較大規模的動物倡議行動,像是終止清境農場綿羊秀連署、Xpark水族館街頭抗議,以及反對頑皮世界引進十八隻長頸鹿等倡議。

終止清境農場綿羊秀連署 改善表演橋段

二O二O年十月,鳥語獸躍與其他動保團體共同發起「終止清境農場『綿羊秀』表演」連署,透過公開田野調查影片揭露綿羊秀中牧羊犬追趕羊、剃毛秀表演者將手放入羊的嘴巴的戲謔表演。二個月內,連署人數突破五千人,而經過協商,清境農場雖未取消綿羊秀,但決定刪除戲謔橋段、縮短剃毛秀表演時間且不再使用鞭子驅趕羊,改善表演橋段。

Xpark街頭抗議 提高民眾對動物處境的認識

鳥語獸躍、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與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於今年二月廿三日共同舉行線上記者會,公開歷時半年、總共七次的田野調查報告,揭露雖已取得動物展演許可證的Xpark水族館從飼養環境、醫療照護到無足夠人員約束遊客行為等問題。

調查報告顯示:飼養環境狹小且未提供符合動物習性的豐富化設施、躲藏空間,像是斑海豹展區狹小的甜甜圈造型水族缸,讓海豹無法直線游泳,而出現了「固定模式游泳」的刻板行為。醫療照護上,則觀察到動物受傷及異常行為,如:魟魚背部受傷與沿著水缸繞圈游泳的異常行為。記者會上,進而向政府提出四大訴求,包含要求政府立即取締Xpark違反《動物保護法》事項並限期改善、針對動物展演許可審查制度進行修法,並向大眾發起「呼籲政府嚴格落實動物展演管理辦法,保障展演動物福利」公開連署。

除了線上記者會,之後更與其他動保團體於Xpark水族館外聯合舉行「一起到Xpark街推!訴求Xpark正視動物處境!」抗議活動,以發放傳單、喊口號和陳述訴求的方式,進行教育宣導的街頭推廣,讓更多民眾認識展演動物福利議題,以實際的連署行動為動物發聲。此次的行動不僅讓大眾認識動物展演議題,也讓農委會正視動物目前遭遇的困境,針對《動物展演管理辦法》研議修法。

成功使頑皮世界終止引進十八隻長頸鹿

針對台南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計畫引進十八隻長頸鹿與其他野生動物,並已向林務局申請取得許可,鳥語獸躍、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與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前後舉行二場線上記者會,公開頑皮世界「飼養長頸鹿的死亡紀錄」及「飼養環境五大缺失」。過去十年內,頑皮世界飼養的五隻長頸鹿已有四隻死亡,其中今年年初遭到行為豐富化設施勒死的長頸鹿皮皮,年齡只有三歲。

透過記者會與連署,向政府要求撤銷十八隻長頸鹿及野生動物進口核准許可、盡速改善頑皮世界飼養環境。除了「堅決反對頑皮世界引進十八隻長頸鹿以及更多動物」國際連署,亦針對學校老師族群發起「反霸凌動物連署」。經過二個月,八月廿四日頑皮世界決定終止引進長頸鹿與野生動物計畫,並取消動物表演,拆除動物表演用的設施。

動保推廣 如何突破同溫層成為最大難題

在展演動物議題推廣過程中,林婷憶認為,最困難的是突破同溫層。「鳥語獸躍」主要是在社群媒體公開不良展演場所的調查與影像,吸引大眾關注不當飼養的問題,推廣不到這些展演場所消費的理念,而因為社群演算法的關係,發布的內容只會在同溫層裡傳播。儘管公開了田野調查影像、連署,或是與其他動保團體開記者會,進行規模較大的倡議行動,但效果仍不如預期,被公開檢討的展演場域人潮依舊。「我會想,在我們倡議之後,還會去這些展演場所的遊客,是沒有接收到這樣的訊息?還是他們接受業者已經改善環境的說法。」林婷憶說。沈怡帆認為,這與台灣目前大眾對於動物照顧的社會氛圍不夠高有關。他說:「我們可能要先提高民眾對動物福利的感度,才有可能更快地往前。」

飼養環境 走向符合動物習性的豐富化設施

林婷憶認為,當飼養環境沒有足夠的遮蔽,可以滿足動物發揮習性的豐富化設施(像是:提供足夠的生活空間與遮蔽物,讓動物可以展現其在大自然攀爬的樣貌)時,就只是方便遊客觀看,遊客看到的動物就絕對是異常的動物,而非牠原本的樣子。「所以我會覺得應該要走向飼養環境豐富化,而不是說在數量上或是動物的物種種類上,有一種收集的心態。」她說道。

飼養環境不佳,只能站在鐵網上的動物。 圖片提供/沈怡帆地方動保稽查人力不足 法律難以落實

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和執行方面,林婷憶認為和她一開始的想像有較大的落差,像是現在有許多展演場所並未取得動物展演許可證,卻可以繼續營業,或是取得許可證的場域,飼養環境或方式仍不符合動物習性,儘管《動物展演管理辦法》第十八條明確規範必須提供符合動物習性的飼養環境。林婷憶說,問題很大的癥結點在於地方動物保護處動物保護檢查員人力不足,不僅動物展演的議題,許多貓狗的動保案件也無法全面執行。

動物不是娛樂 一個人也能為動物發聲

除了鳥語獸躍,林婷憶也和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於二O二O共同成立「動物不是娛樂」社團,鼓勵同樣關注展演動物權益的一般民眾透過在社團分享展演場所的環境設施、展區動物的第一手資料;向展演業者反映、地方動物保護處檢舉,為動物發聲。林婷憶說:「其實我們很希望不是以我們自己為主體,而是大家都要有意識的去看待這些展演場所。」她希望傳達給大眾,去看這些動物展演場域,有觀察到不恰當的飼養方式,每個人都有義務為動物發聲。

推動關鍵 提升大眾對動物福利的認識

林婷憶談到,在推動動物展演議題的兩年裡,民眾對於「展演動物」的認識已經逐漸提升,從過去認為無法改善的悲觀態度,到有愈來愈多人願意採取行動。除了展演動物議題,未來也將把關注焦點擴展至經濟動物與皮草動物議題,林婷憶認為,推廣任何議題,都必須有扎實的田野調查,同時能夠觸及一般民眾。沈怡帆則呼籲:「大家要對動物福利要有感受,能夠全民提升,之後環境才會有改變。」

採訪側記

儘管近年來對於動物保護的議題逐漸提升,但關注度較多的還是在貓狗關懷與救援,而展演動物的議題時常在商業包裝下而被隱藏,在此次採訪的過程中,實際接觸田調影像,了解動物觀光背後展演動物所面對的困境,每一個人對於動物福利多一點的關注都是動物平權的重要推力。

延伸閱讀

動保硬漢 將生命教育帶入校園

救援動物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關心動物福利 動督盟從行政監督做起

養豬不吃豬 駱鴻賢的豬豬天堂陪伴動物到老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