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C
Taipei
星期日, 7 月 3, 2022

皮格子用台語唱出台灣的草根人情味 – 生命力新聞

【記者黃詩惠、安乃玉、詹欣諶/新北市報導】「無盡的積聚與揮霍,是愛,是愛構築了這棟海市蜃樓」,成立於二O一二年的皮格子樂團,由主唱艾德、吉他手夏子、貝斯偉堃、鼓手阿威組成。因為苗栗大埔事件,政府強制徵收與拆遷人民的家園,讓整件事在社會上引起一陣譁然,皮格子樂團決定開始創作,寫出《守丘》一曲為這群受到壓迫的人發聲。隨著時序變遷,母語卻也逐漸在日常中消逝,皮格子樂團試以述說民國初年的故事,卻被語言隔閡所困,深感母語流失的無力與哀傷,後續盡力以台語創作,如講述二二八事件後的基隆大屠殺,《海港少女》一曲。

皮格子中文及台語的歌曲介紹。製圖/詹欣諶獨立樂團所賦予的意義在於創造本土文化

艾德:「獨立樂團所賦與的意義,是在於創造台灣本土文化」,在二O一二年前後,台灣發生了許多社會運動,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社會議題並且參與行動,為自己的權利發聲,或許是受到社會氛圍影響,團員夏子與艾德希望能將這些壓抑的心情找到抒發管道。在苗栗大埔事件之後,兩人開始進行創作,從創團至今,團員也因理念想法不同而有所更迭。

現任貝斯手煒堃於二O一八年時受到前鼓手小汪推薦面試入團,煒堃當時十八歲,就讀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對新聞懷抱著熱忱,在大學報社擔任攝影記者,時常關切著各大社會議題;高中時因為玩音樂而結識了皮格子樂團前鼓手小汪,上了大學後一邊跑新聞一邊玩音樂,希望能用音樂興趣與自己關注的社會議題結合,這樣的想法與皮格子樂團的創團理念不謀而合。

二O二O年時,皮格子樂團受到邀請到「凝聚力」展演空間進行表演,遇見當時所屬其他樂團的阿威,希望能與表現十分亮眼的他有所交流,阿威後來也因為跟皮格子樂團的創作理念相近,於是加入了皮格子樂團一員。

皮格子團員。左起阿威、艾德、偉堃、夏子。圖片提供/皮格子樂團我們生在一個「最好的時代」

《守丘》是創團初期的創作,在苗栗大埔事件後,皮格子樂團將自己的想法寫入歌詞中,寫給那些貪得無厭的商人:「我們都如此脆弱,怎麼禁得起蛇的誘惑」。商人們努力的賺錢,無非就是為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但這些商人在金錢面前失去了尊嚴、被利益蒙蔽了雙眼,只剩下一具空無一物的軀殼,存在的價值只剩下不停生產。他們離鄉背井,離開自己的故鄉,背棄伴隨自己長大的人們,難道擁有了大把的金錢真的能使自己更快樂嗎。在歌詞中提到:「可是你可真的有想過,多少人的,回憶被你偷走,究竟我們犯了什麼錯?」將角度放在那些無助的農民身上,原有的幸福家園被怪手摧毀,政府畫出美好的藍圖希望將土地規劃成科技園區,事實上也化成空影,無辜受害的人民內心無所寄託,竟只能像代罪羔羊,無處遁逃。

時值中華民國政權在台一百年,舉國歡慶的同時,皮格子樂團將角度放在剛經歷戰後時期的台灣人身上,剛結束日治時期轉到戰後中華民國政府,當時的政局動蕩不安,人民各個人心惶惶,當時的人們真的有認可中華民國政府嗎,或是他們只是無力的只能被動接受呢,「給妳烏托邦的小世界,小聲的抱怨讓你聽不見,攜手共度這百年孤寂」,將自己置身在當時人們徬徨無依的心情寫出了《百年孤寂》一曲。

而《最好的時代》創作背景是在講述三一八學運,政策荒謬的黑箱推進,無數人一齊全力捍衛自己的權利站在立法院第一線,推動政策改變勢必要與政治人物溝通,但手無寸鐵的學生該如何與權力人士拼搏,當時主唱艾德內心感到一種壓迫與不被理解:「當這個世界一片漆黑,你追尋著微光走上孤獨的街」,他嘗試在黑暗裡尋著光,並將當下的心情與感觸寫進歌詞,從內心找到抒發出口。

皮格子樂團參加自由路上藝術節與粉絲合照。圖片提供/皮格子樂團那是種簡單直率也最動人的語言

主唱艾德:「當我打算為他們寫一首台語歌時,詞彙缺乏的巨大無力感和失去母語的巨大哀傷,深深地攫住了我,曾幾何時,我們幾乎失去了自己的語言」,創作的過程猶如尋根之旅,現在如果沒有去記錄這些事,等到耆老仙逝,資訊早已不可考,當時那些輝煌的過去就不再有人惦記,甚至是語言文化的流失,對於當代的我們再努力去認識過去的社會,會是多麽的困難,無法留住那些消逝的資訊該是多麽可惜。

主唱艾德希望將演唱的語言還原故事主人當時的角度,現在的我們受到的教育都是在描述華語的美、詞藻的使用、音韻的配合,但凡講到台語就會跟流氓、黑道扯上關係,或許在潛移默化之中,我們是不是將台語貼上了標籤,對於主唱艾德來說,華語有華語的美,台語也有台語的美,但用華語創作猶如隔靴搔癢,總感覺差了那麼一點,用台語創作,情緒跟情感都會更加直接,受到的感動也無法丈量。

可惜的是現今的語言流失嚴重,就連團員自己都十分有感,一邊填詞時旁邊也需要一邊查閱台語辭典,但台語表達出的情感更加真實且生活化,也讓人倍感親切,鼓手阿威:「我很喜歡這種草根味的東西,他表達出的意念很直接也很真實」,甚至在用台語創作的時候會寫得特別快,或許也是因為更加貼近自己想法與直覺。

創作只需對得起自己 無關得失

主要負責編曲的夏子與艾德長期配合下來已經有很好的默契,在詞曲的創作上時常能碰撞出許多不同的想法。對於艾德來說,一開始玩音樂總是情緒激昂,創作的原動力都是看事情不順眼,但直到了現在,隨著經歷過更多的事情,也學會了包容,開始能去理解別人做事情時一開始的初衷,試著不去把對方想的那麼壞,同理他人在遇到事件當下會怎麼處理、反應:「越多的理解可以讓你的憤怒越少」,皮格子樂團希望透過音樂能被大家聽見,找到一群彼此互相認可的人:「人總是需要被理解與認同,希望能讓大眾透過歌曲找到陪伴」。

採訪側記

延伸閱讀

盧子涵結合藝術與綠能 深耕永續教育

創意樂齡「新活藝術」引領長者重拾青春故事

用藝術翻轉社區 白錫旼的理想國

誠美提供藝術平台 讓原住民藝術被看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