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 拯救流浪兔寶 – 生命力新聞

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 拯救流浪兔寶 - 生命力新聞

【記者王慧婷、鄧孟泫/新北市報導】不肖業者和不良飼主不當繁殖買賣及棄養寵物兔的行為,讓許多寵物兔流浪山林和街頭,傷痕累累甚至慘死。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搶救流浪兔、提供急救治療和短期收容,並安排兔子長期收養安置,也定期舉辦教育性課程,推廣正確的養兔觀,提高大眾對生命教育和流浪兔處境的認識。

飼養兔子的關鍵幾問。製圖/鄧孟泫因為愛兔 普通飼主成志工創辦協會

「兔寶貝急難救助小組」的成員很少,十隻手指頭都數得過來。但是兔子救援工作不是短短幾個月的事情,需要有長遠的設想,而且兔子的醫療和日常開支也是很大的開銷。為了有合法途徑公開募款,也為了小組未來的發展,成員們決定立案創辦協會。二〇〇九年,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成立,開始救援、醫治、送養流浪兔的工作。二〇一三年,協會開設了安置中心,目前中心收容著約八十隻浪兔。

剛結紮完、帶著頸圈防止舔咬傷口的兔子。攝影/鄧孟泫成立協會是改變 也是進步的動力

為了給兔子們更好的環境,讓更多的人看到協會,潘慧芬決定設置安置中心。有個固定的地方長期收容流浪兔,讓民眾知道協會是在為兔子做事,也比較能獲得認同以及金錢人力上的支持幫助。潘慧芬說:「讓兔子有舒適安全的環境,其實是我們努力的目標,那當然希望流浪兔子是越來越少,不要越來越多。」

承租土地,設置安置中心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創舉。協會資金來自民眾捐款,開設了安置中心後,協會的存款就只剩下五位數。隨著救援和收容的流浪兔越來越多,不到十年的時間,安置中心從一百坪擴大到現在的兩百坪。經由協會救援、送養的兔子數量也達到近千隻。

詳細資訊和介紹讓有意願認養的民眾了解兔子。攝影/鄧孟泫上山下海救援浪兔

有的兔子不親人又比較緊張,就會跑得很快,非常難抓。尤其是在空曠的地方,牠們容易躲在樹叢或者石頭等有遮蔽物的地方,會給救援行動增添困難。有時候需要設置一些圍片陷阱或是拿網子去捉捕兔子。有些兔子已經生病或受傷了,它就會在原地不動,就可以輕易地把牠抓起來。

魏盈君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救援行動是在桃園的一個菜園,那裡有一隻偷吃蔬菜很久的流浪兔。不知道為什麼那隻兔子特別有靈性,就乖乖地站著讓志工們抓。他們只花八秒鐘就救援成功,那隻流浪兔也因此得名為「菜逼八」。

幼兔不送養 嚴格認養流程

投遞認養書後,認養人需要填寫一份申請問卷,等問卷通過書面審核,再由協會送養幹部進行面談。如果認養人是養兔新手,還需要請他到協會擔任一兩次的志工,實際體驗過如何照顧兔子。魏盈君說:「很多人是抱著幻想來,覺得兔子可愛,帶回去養很簡單,實際做過志工才發現照顧生命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除了面談和當志工,協會也會教認養人一些養兔知識或改正他們過往的錯誤觀念。比如有的人會不知道兔子的主食是牧草,以為是餵紅蘿蔔;有的人認為兔子不用喝水,以為把兔子關在小鐵籠或陽台當畜生養;不知道兔子需要看醫生等等。

協會也堅持幼兔不送養以及結紮後送養的原則。幼兔不送養是因為兔子還沒長大,體型還沒定下來。坊間販賣的小小隻、很可愛的幼兔都處於還沒長大的小嬰兒時期,很多人都沒想像到兔子以後會長那麼大。另外,小隻的幼兔生命比較脆弱,可能會死掉或生病。因此都要等到長大成熟,體型幾乎都確定才送養,也讓民眾知道他領養的兔子未來真正的體型。安排結紮才送養是要預防兔子以後病變,因為動物容易會因為生殖器病變,還要預防認養人帶回去私自繁殖。

堅持資源要用在兔子身上

每一隻兔子都擁有一坪左右的大空間,可以自由活動。攝影/鄧孟泫志工流失 協會缺人力缺資金

協會的行政工作和救援通報都是志工在負責兼任。志工平日要上班,可能假日才有空處理。民眾的信件要等志工有空才能回覆,認養人的面談也會拖很久才有時間,有時會收到回信太慢、等很久的抱怨。謝寶足說:「希望協會順利地推動下去,能募到更多地錢,能夠付薪水請人家來弄,就會比較走入正常軌道。」

除了仰賴民眾募款,協會也有開設蝦皮賣場,販賣一些商品,如動物軟踏墊、草塊等,獲得營收來維持收支平衡。謝寶足說:「我們會希望有更多的錢,我們才能做更多的事。」

政策不嚴 導致棄養亂象

相較在歐美國家的罰則,台灣兩千四百元的棄養罰則對飼主來說根本不是什麼負擔,更沒有辦法達到嚇阻和懲罰的效果。潘慧芬也提到,在歐美,飼主購買寵物之前,需要完成很多前置工作。必須要先上課了解養寵物後對牠的責任,照顧方法還有疾病認知。評估是否在飼主可以負擔的範圍內,再決定要不要飼養。

除了飼主教育、提高棄養罰則,政府也應加強源頭上的控管,包括購買和繁殖場的控管。在購買方面,魏盈君說,兔子是很容易購買到的動物,對飼主來說非常容易取得,所以就比較不珍惜。

寵物兔的購買問題也和繁殖場有關,如果不控管繁殖場,業者就可以不顧數量,隨意地產出販賣兔子,這也會增加整個社會的成本。因為兔子的繁殖能力非常強,一個月可以生一次,一次可以生八隻,也就是一隻兔子一年可以生九十六隻,生出來的兔子還可以再交配,數量以九十六隻的次方無限繁殖。因此,協會送養出去的兔子一定都是完成結紮的,不希望再衍生出來太多因為不結紮導致的棄養。

飼主缺乏責任心和生命教育

潘慧芬認為,歸根究底主要還是飼主缺乏對責任的認知和正確的生命教育。養動物和養人一樣,是責任和權力的平衡。看到寵物兔很可愛想要養時,不能忘記養了以後要付出很多的照顧義務。飼養寵物兔就要對牠負責,要養到老、養到死、養到牠走,才算是盡了責任。

台灣很多人會認為把兔子或其他寵物放生,牠們就會活下來,但其實如果隨意放生,那些動物就會直接死在外面,因為牠們已經沒有野外生存的能力了。因此協會會接學校的教育宣導,希望透過教育課程推廣正確的觀念,改正小朋友或大人對於放生的錯誤觀念。魏盈君說:「最主要還是生命教育觀念,如果都有確實落實,他們比較懂得尊重生命,就比較不會發生棄養的事情。」

採訪側記

延伸閱讀

築夢創業 拍下棄兔幸福故事

兔子遭棄養 浪兔協會積極救援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