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C
Taipei
星期四, 6 月 30, 2022

先思考再拍照 葉仁傑傳承底片攝影

【記者張保羅、馮萱榕/台北市報導】「喀擦!」一聲,在這個數位影像當道的年代,影像的取得太過容易,不管看到任何事物,人人都能隨手捕捉。不過底片時代不一樣,由於每按一次快門都要花一張底片的錢,因此人們在按下快門前會先思考照片的意義及構圖方式。本應被時代淘汰的底片相機,多年後再次風靡年輕世代,也讓人們重新檢視底片相機的價值,正因如此,「谷口写真企画室no photo no life」的老闆葉仁傑才會以這家店鋪為根基,努力維護攝影文化的傳統精神。

近年來底片攝影重新蔚為流行,圖為「谷口寫真企劃室」擺設的底片。攝影/馮萱榕

轉換跑道 重拾底片精神

「谷口写真企画室no photo no life」的老闆葉仁傑從復興美工畢業後,先到優嘉廣告攝影公司擔任攝影師,接著又在蘋果日報副刊擔任攝影記者。二十多年來,在時代的變遷中,葉仁傑的工作接觸到底片相機和數位相機,在過程中見證了底片攝影的興衰,更體認到數位相機普及化對攝影這門專業帶來多大的衝擊。當ISO值、焦距、快門精準度等技術走向自動化後,任何人都能拿起相機輕鬆按下快門、捕捉清晰的畫面,讓攝影不再是一件艱困且高深的學問。葉仁傑表示,有些人拿著一台數位相機、按個兩下快門,便自稱為攝影師,是對攝影專業的不尊重。為了重拾底片攝影的精神,葉仁傑決定轉換跑道,與日籍妻子谷口小姐共同創立「谷口写真企画室no photo no life」。

「谷口写真企画室no photo no life」店名取自老闆娘谷口小姐的姓氏,企劃室的logo則使用「谷口」的家徽,同時也象徵與日本的連結。葉仁傑表示,店內以日系復古底片相機為主題,所有的相機皆來自日本,除了販售底片及相機之外,谷口更提供喜愛攝影的人們一個交流的空間。葉仁傑說,谷口標榜的服務不是台式,也並非日式,而是進行式,也就是持續推動對的攝影觀念及技術。

「谷口寫真企劃室」藏身於信義區的住宅區之中。攝影/馮萱榕

按下快門前 思考的重要性

葉仁傑強調,創立企劃室的精神並非提倡大家都拍底片相機,而是回顧底片時代的攝影精神。葉仁傑說明,在底片時代,由於對焦、光圈等技巧都須人工調整,難度較高,再加上每按一次快門便會花費一張底片,這使得人們在按下快門前會停下來反思,這個風景真的值得拍嗎?是否會曝光過度?葉仁傑認為,使用底片相機跟數位相機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人們「必須思考」,而在思考的過程中會發現,攝影不是把照片拍得清楚就好,而是「真正把一張照片拍得美」,這件事有多麼困難。

葉仁傑解釋,其實底片相機跟數位相機一樣都是產生影像的機器,差異在於使用者的心態跟思維。數位相機讓人們省去調整數值與對光等技術的時間,但機器的進步是為了讓創作更方便,不代表不用思考。葉仁傑表示, 若是機器已讓使用者省去許多技術上的調整時間,那為什麼連按下快門前幾秒鐘的構圖時間也要省?「方便操作代表你的作品要更精采,在數位時代誰都可以拍出一張正常的照片,但正常並不代表美。」葉仁傑希望藉由推廣底片攝影,鼓勵大家在按下快門前先省思一下拍攝的意義。

葉仁傑對於現今的攝影文化,有許多自己獨到的觀察與見解。攝影/馮萱榕

葉仁傑表示,自己至今都沒有覺得很自滿的作品,但某一次去日本家族旅遊的經驗卻使他印象深刻。當時,葉仁傑使用Fujica GS645底片相機,以及在今年宣告停產的Fujifilm Pro400H底片,拍下一群青少年打棒球的模樣,就是那一張照片,把葉仁傑拉回初中。當年青澀的葉仁傑也愛打棒球,享受在場上揮灑汗水的青春,夢想著離開台北、報考體專,但因為家人反對,最終只好認命去讀復興美工。葉仁傑回憶起看到少年們練習棒球的那一刻,時間彷彿定格,帶著他走進歲月的長廊。葉仁傑說自己的情緒很複雜,有些惆悵、有些懊惱,甚至有些羨慕照片中的少年們,遺憾自己沒有跟他們一樣,在最好的年紀,把握住機會。

葉仁傑說明,他在按下快門前,深思的是棒球少年們認真的身影是否值得一張底片?而他認為當下的風景跟自己的內心情感產生契合的共鳴,因此才會留下這珍貴的一幕。葉仁傑認為攝影的意義不只訓練人們在按下快門前的思維,還有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紀錄下的那幅景象,能給予攝影者什麼樣的意義和情感。他也提及自己在拍攝時,技術面與構圖的呈現在於直覺,而這直覺除了經驗的累積,還需要有完整的攝影技術的養成以及構圖美學的學習所產生。

棒球少年們的身影帶給葉仁傑很深的感觸。圖片提供/葉仁傑

等待是一種期待

「即使按下快門的瞬間不過是一秒鐘,但腦海中的想法咻咻咻的運轉著構圖、光圈大小等各種元素,所以我在看到成品時會格外感受到照片的珍貴。」葉仁傑對於底片攝影有著深厚的情感,對於他來說,嚴謹的構圖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堅持。

底片相機玩家許家瑜回憶起自己到谷口購買底片相機的經驗,當時剛開始接觸底片攝影的她什麼都不懂,但老闆和老闆娘不僅用心地給予使用上的建議,也會根據她的需求,耐心地介紹不同底片相機的功能以及使用方法。許家瑜認為,底片相機的魅力之處在於要等三十六張底片拍完、進暗房沖洗出來後,才能看到成果,而這段等待的過程中給了攝影者一份期待。「因為底片難得,才讓人格外珍惜。」

許家瑜發現使用底片相機讓自己放慢了生活步調。製圖/馮萱榕

只要是影像 都可以在這裡發展的機會

葉仁傑表示,他很願意跟每個來到谷口的客人互動,一路上從攝影助理、攝影師到攝影記者,再到如今成立「谷口写真企画室no photo no life」,葉仁傑透過舉辦攝影教室跟策畫攝影展覽等藝術交流方式,將自己二十多年來的專業經驗分享給客人。

葉仁傑認為這世代的年輕人勇於冒險,在影像跟網路爆炸的時代,接收到了各式各樣的攝影技巧,但葉仁傑強調自己比較提倡的還是觀念,他會擔心客人是不是單純為了跟流行才來買底片相機,而並非真心喜歡。因此,葉仁傑在疫情爆發前的每個月都會舉辦課程,像是邀請專業攝影師帶著民眾使用搭載腰平觀景器的相機成為街拍客,學習如何從位於腰部的相機,由上往下透過取景器來進行取景,又或是開設「寫真底片教室」,課程內容除了傳達谷口對於使用底片的看法,還有包含介紹底片相機的種類、如何裝底片、怎麼選擇合適的底片相機等入門課程,目的就是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底片,釐清自己究竟只是想要跟風?還是真的想深入底片文化?

「No Photo, No Life」彷彿訴說著「谷口寫真企劃室」的故事。攝影/馮萱榕

「其實做底片相機跟玩底片的願景,就是希望底片不要再停產下去。」在數位時代下長大的年輕人大概難以想像,在全盛期市面上曾販有多達九種不同規格的底片,但時至今日只剩下一三五與一二〇兩種規格,比如今年富士底片正式宣告停產過去最受歡迎的Pro400H底片。葉仁傑表示,就算等到底片相機真的徹底沒落後,也希望能夠繼續用「谷口」這個品牌,計畫任何跟攝影有關的活動。葉仁傑提到有些年輕人想要發表自己的攝影作品,但礙於租借藝廊的費用高昂,年輕人根本負擔不起,若是不介意的話,谷口可以提供作品展出的空間。又或者,只要是與攝影相關的事物,谷口都可以使其企劃成形。

谷口不是寫真機材店,也不是單純販售相機的店,而是服務範圍廣泛的「企劃室」。葉仁傑回憶起在谷口策展的幾位創作者當中,曾有個叫張弛的中國留學生令他印象深刻。張弛來台灣留學時,在某次因緣際會下來到谷口,並買下一台底片相機。張弛表示自己在開始拍攝底片後,因為無法立即透過電子螢幕看到成果,所以在按下快門前,對於影像的雕琢會更為仔細,進而培養出他對攝影的嚴謹態度,漸漸也累積了不少好作品。張弛要回中國前特地跑來問葉仁傑台北有沒有場地可以讓他發表自己的作品,葉仁傑便推薦自家店面,不只提供展覽的場地,葉仁傑還為張弛拍攝紀錄影片,作為張弛來台灣留學的紀念。

葉仁傑表示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策展人,店裡的環境也不是專門為策展設計,但正是因為如此,谷口在規劃上沒有任何包袱,可以隨創作者的創意自由發揮,建立一個沒有框架的空間。在這樣平等的互動過程中,谷口在無形之間成為一個攝影者能自由發表作品的平台。葉仁傑表示,策展過程中從未遇過什麼困難,大概是因為谷口沒有限制,沒有誰對誰錯的是非準則,只有思想的交換與碰撞,才能在這個小而美的空間中,成就一幕幕張力強烈的影像。葉仁傑認為「谷口」並非只是生硬地販售相機及底片,而是一個能讓人們透過攝影彼此交流的場域,並且能真實地感受到每個人對於攝影的熱愛,以及對於底片那不可取代、獨一無二的獨家記憶。

採訪側記

葉仁傑成立的「谷口寫真企劃室」隱身於象山公園附近的住宅區巷弄,仿佛秘境一般。在採訪過程中,我們可以明確地發現這裡不只是單純在販售底片相機,進到「谷口」就好像走進時光隧道,穿越時空,回到在攝影儀器還沒有數位化的年代,正統的攝影精神為何。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zh_TWChinese